推动ABT 把人类社会带入下一个波澜壮阔的大发展时代

  币市如同股市,不同时代有不同的主题概念,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 骚两三年。推动下一阶段的主题,肯定不是已经被大家厌倦的旧故事,而是玩法完全不同的新故事。

  上周李笑来录音泄露后,很多人说这家伙虽然是言辞粗鄙欲盖弥彰,但的确道出了不少大实话,可谓“话糙理不糙”。

  李笑来说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所谓公链都是圈钱的把戏。尽管这个判断过于绝对,但99%的情况下都是正确的。

  在过去两年的微信朋友圈语境里,最高大上的区块链指点江山,就是“争夺主链”,大意是区块链就像操作系统,比特币是第一代主操作系统,以太坊是第二代主操作系统,假如操作系统也如同区块的链条环环相扣,那么成为下一代的主要操作系统,就能成为主链,获得像比特币以太坊一样巨大的市场价值。

  以生态依托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代币市场为例,在CoinMarketCap统计的828个token中,在以太坊上发行的token占据了总数的90%,其他最大的几个平台dApp代币都远远无法跟以太坊生态相提并论:Waves平台有24个项目,BitShares平台18个项目,NEO平台有15个,Qtum平台有11个,其余公链都仅有个位数的dApp。

  按照这些token的市值去看,在以太坊平台上发行的代币流通市值占全部代币市值的96%。从统计数字上看,除了以太坊以外,其他现有的平台都没有多少商业价值。

  有生态就意味着有大量的用户需要购买平台币做交易燃料,因此,最能忽悠的区块链团队都声称自己要打造下一代主链,假如比特币是区块链1.0,以太坊是区块链2.0,那么自己的项目就是区块链3.0。还有更能吹的,眼看项目连概念都没法自圆其说,就提前卡位,说自己的链是区块链4.0甚至是5.0。

  区块链3.0的概念是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EOS能在一年时间内募集到价值40多亿美元的ETH。EOS火爆销售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是创新驱动泡沫(Innovation-driven bubble),源于人们对技术理想化的过高期望;二是分销模式创新,EOS的超级节点本质上是一种代理分销模式,只有购买足够多的代币才有资格获得代理权。

  一将功成万骨枯,EOS销售的巨大成功和操盘团队洞察人性的暗黑手段,给公链项目树立了一个遥不可及的行业标准,从此公链赛道封闭了。比起EOS的40多亿美元,其他公链项目拿到的一两亿美元(尽管已经非常巨大了)再也讲不成“争夺主链”的故事了。

  上图是Coindesk整理的ICO Tracker交互图,在这张图中,每一个圆圈代表一个ICO项目,我们能看到两个巨大的黄圈分表代表42亿美元的EOS和17亿美元的Telegram,它们的巨额募资分别封闭了各自所在的赛道。

  理解EOS巨额资金的一个参照对象,是2014年募资的以太坊,尽管当下ETH流通市值仅有将近500亿美元,当年ICO时仅仅只拿到1800万美元,相当于到现在的熊市,四年有2600倍的回报。去年ETH一千多块美元的高峰时,ICO参与者相当于有7000倍的回报。

  如果你在早期投资了比特币,不用太早,2012年初就行,到现在也是近3000倍的回报。正是因为动辄几千倍的回报,才刺激了大众的癫狂。

  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投资高回报的项目,必然承担高风险,能赚几千倍的项目,意味着成功的可能性也只有几千分之一。高回报伴随着高风险,然而,高风险却不一定会带来高回报。

  EOS在一年时间内募集了42亿多美元,当下的流通市值仅有不到78亿美元。这意味着,冒着巨大风险投资万众瞩目的EOS,平均投资1美元,仅仅获得了现价1.86美元的回报。说好的千倍币去哪里了?

  真是应了马克思的那句名言:“风险越大的资产并不一定会带来更多的回报,它们只是看上去如此而已。”

  经常有所谓专家跳出来说:“区块链项目泡沫太多,99%的项目都会归零”。这不会算数的外行专家太乐观了,因为期望的都是几千倍的回报,所以成功应该是千里挑一,对应的是99.9%的项目都会归零,不然人类从哪拿来那么多回报给投资者。

  在熊市中,好多区块链项目都过得很艰难。不是因为当下是熊市才没有高回报,根本原因是由于他们根本没有创新价值,仅仅是为了圈钱才搞出来的伪区块链项目,只有高风险没有真回报,所以李笑来才称他们是SB空气币。

  投资者逐步发现,EOS等近期上线的公链项目,根本就没有多少靠谱的落地场景。这些高风险低回报的圈钱币,深深伤害了投资者的感情,几乎要浇灭区块链爱好者的热情。

  区块链最大价值的部分,就是Token经济模式。通过发行代币形成了代币经济,绕开了现有证券监管政策,实现了巨大的制度创新,产生了代表未来的新型经济组织形式。目前很多国家对Token的发行还比较宽容,本质上说,Token比证券具有更宽松的政策环境,相当于通过Token实现了Deregulation管制放松。

  Token制度是一种普惠投资的实现手段。传统的证券监管,本质上是为了保护穷人被骗,比如合规投资人制度,减少了普通人的风险。风险减少的另一面是收益降低,使得穷人失去了财产性收入的机会。

  我认为,区块链真正靠谱的落地场景,是依托普惠投资的Token制度创新,创造具有真实稳定收入的ABT (Asset-backed Tokens) ——资产支持代币。

  ABT是一种资产证券化模式,就是依托有固定产出的现实资产发行代币,使资产通过可交易代币获得流动性溢价。直白点说,就是依托有稳定现金流收入的项目,发行一个资产币。

  比如依托星巴克发行个咖啡币,依托电影院线发行个观影币,这些币与以往的星巴克礼品卡的区别就是这种币可以在加密货币交易所交易流通。ABT本质上是一种证券,应该在证券法监管下运行。

  ABS于1987年在美国出现,最早用于信用卡分期付款。很多人都有过刷信用卡分期还款的经验,你刷了信用卡分期,相当于做了一笔分期贷款,以多期还本付息的方式从银行借款。从借出方的角度来说,银行可以获得利息收入,比如年息10%的利息。

  不过银行首先需要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才能借给你,但往往银行没有那么多钱,银行再去借别处的钱可能利息也不低,而且万一碰上经济危机出现刷卡人大规模违约不还款,银行没钱还借款,搞不好就会要破产。

  这时候银行有聪明人出来说,这一批分期付款的未来本息收入,我们干脆把它们打包成一个理财产品,以8%的年化预期回报卖给隔壁的证券公司,再让他们赚两个点,再以6%卖给散户投资人如何?于是,我们经常在银行柜台看到的那种理财产品就出现了,看起来6%的回报很诱人,比做定期存款的回报高多了,而且可以一元起购,工资卡里有点余额就随手买了。

  通过销售理财产品,银行获得了低成本的资金,可以把信用卡分期付款业务进一步做大,比如可以给持卡用户更高的额度让他们买房、买车、预付MBA学费、预付装修费等。而且银行借来的钱成本低于贷出去的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就算经济危机再次发生,好多刷卡人还不上款也不用担心,因为理财产品不是存款,可不都是保本保息的。一旦刷卡人大规模违约发生,贷款收不回来,银行也两手一摊不付钱,把锅甩给买理财产品的人就行了。

  有了ABS这个投融资大杀器,资本市场迅速移植到了所有能产生持续现金流收入的业务里面,比如车贷、房贷、租赁收入、过桥费过路费、保费、物业管理费、电视收视费、学费及住宿费以及市政的供水、供热、供电、污水处理收益权等,后来甚至发展到景区门票、俱乐部会费乃至电影票都能拿来做。到现在ABS包括其衍生的MBS等相关品种已成为美国债券市场第一大券种,占据超过三分之一的份额。

  我国从2005年也开始引入ABS业务,咱们收费项目多啊,立刻轰轰烈烈的发展起来,仅仅2018年第一季度,就有42家机构备案通过产品110只发行了1500多亿元的ABS。

  ABT的概念,受到资本市场ABS(资产支持证券 Asset-backed Securities)的启发。ABS的设计目的是将沉淀的资产变为可流动的资产,从而获得流动性溢价。ABT可以理解为代币化的ABS,重点应用在传统ABS中不好证券化的资产。

  ABT的最理想的应用场景,是一些大宗的投机资产,比如:原油、天然气、电力、土地、房产、金矿、玉石矿、机场、大型旅游景区门票、游轮、度假村、高尔夫球场、葡萄酒庄园等。可以通过发行代币的方式,把这些有长期稳定真实收入的项目进行代币化。

  资产通过代币资本化的过程,称为资产代币化(Asset-backed Tokenization)。资产代币化的一个前提,是资产本身必须是有现金流的。举例而言,一个水电站的发电周期,一般在45年,尽管每年有固定的收入,但几十年这么漫长的回收周期,愿意投资这个发电站的投资人是非常有限的,因此,水电站的价格一般都不会很高,原因就是收入缺乏流动性。

  区块链时代的第一个十年,市场热点主要集中在分布式账本技术上。但是,分布式账本自身并不直接产生大量利润,无法给投资者高额的短期回报,这是当下区块链所谓“技术驱动泡沫”的软肋。

  大量的空气币充斥着市场,同时交易所又从交易中收取高昂手续费(当下加密货币交易所手续费一般为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是股票市场手续费的十倍),市场自然发展不起来,这就是熊市的内在原因。

  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AOL美国在线和李泽楷的盈科动力,虽然当时是万众追捧的股市宠儿,但真的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业务收入。AOL不愧是有高瞻远瞩,在市值的顶峰收购了时代华纳,用时代华纳的出版、影视实体业务收入给自己找了个接盘侠。

  李泽楷也学AOL,不过他瞄准的是现金流更好的香港电信。美国在线和盈科动力转虚为实是少有的成功案例,同期失败的案例多不胜数,比如当年阳光卫视并购新浪,功败垂成的根本原因是两者都缺乏资本市场认可的实体资产,都没有多少营业收入,两家空对空,就算合并成功也是白忙活一场。

  我认为,币圈下一个真正的落地应用,是通过ABT把真金白银的资产和稳定的业务收入导入加密货币市场。这个资产代币化的趋势,就像400年前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一样,将先进的生产关系用来助推先进的生产力,把人类社会带入下一个波澜壮阔的大发展时代。

  人类总是高估技术的短期影响,而低估了技术所带来社会变革的长期价值。一部分先知先觉的人类,在区块链时代即将结束的第一个十年,已经意识到了代币经济的巨大潜力,只要我们推动ABT进场,牛市或许就在下一个转角迎来。

分享: